最新公告
  1. 2019年中国最具价值品牌100强榜发布
政策法规
  1. 《中医药-中药材重金属限量》国际标准发布
  2. 外国企业或者个人在中国境内设立合伙企业管理
  3.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府网站管理工作
  4. 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
  5.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《中华人
  6.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(2013年修正)
  7.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(2013年修正)
最新资讯
  1. 疾风显劲草,特殊时期看中国品牌的成
  2. 中国品牌在全球抗疫中强势崛起
  3. 内外竞争 盒马如何焐热新店
  4. 上海新经济发展按下“加速键” 成中国
  5. 后疫情时代品牌应该发挥更大作用
  6. 额温枪倒卖乱象:三无产品号称能洗白
  7. 老字号转型“潮”起来
行业动态

影院巨头CGV裁员度日 凸显影院业产能严重过剩

发布者:eeonyn   发布时间: 2020-04-23 13:44 浏览次数:

新冠肺炎疫情之下,全球影院阴霾密布。

近日,有消息称北美第一大院线AMC正在寻求破产,公司将停交4月份房租。AMC股价应声下跌,4月14日,公司股价暴跌20%,今年以来的跌幅已达71.09%。

2012年,万达集团斥资31亿美元并购了AMC。4月14日,万达集团方面回复称,“近日,网上个别自媒体炒作‘万达控股的美国AMC院线申请破产’纯属谣言”。但截至发稿,AMC方面尚未回复记者的相关问题。

此外,万达电影在14日发布的一季度业绩快报显示,预计一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.5亿元-6.5亿元,上年同期净利润为4亿元。公司表示,预告期内公司电影放映收入大幅下降,而固定成本费用支出却较为刚性,导致公司经营业绩出现大幅度下滑。

影院巨头裁员度日

国内著名外资影投CGV近日开始裁员。

这恐怕只是开始,兼并重组将是未来一年影院的常态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“裁员比例大概在30%,总部的员工也在被裁名单中。”CGV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。记者从另一名知情人士处确认,CGV的确在裁员,“目前主要是针对兼职以及部分岗位的普通正式员工,但尚不清楚裁员比例。”

据了解,CGV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影投公司之一,主打高端精品影院,于2006年在中国开设了第一家影院。2016年,CGV才正式开始在中国地区盈利。截至2019年底,CGV在中国已经有141家影院。

拓普电影智库的数据显示,2019年,CGV影投旗下影院的总票房为17.5亿元,在全国影投中排名第四。CGV影院的平均上座率为10.9%,场均收益766元,单日单厅收益4819元,均处于行业中上水平。

记者了解到,CGV背后的CJ集团是韩国的一家跨国集团公司。2016年,CJ集团曾斥资6.5亿欧元收购了土耳其最大影管公司MarsEntertainmentGroup100%的股权。业内曾有传言称,这家公司一度被万达集团看上,是CJ集团报了更高的价。

万达系一直是全球院线的龙头,其并购的全球第二大院线AMC在此次疫情来临之前,也保持着相当庞大的市场规模。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,AMC租借了875家剧院(拥有10000块银幕),拥有/部分拥有62家剧院(拥有561块银幕)。

但无论是CGV还是AMC,纵使背靠大树,在此次疫情中均颇受打击。3月底,AMC公司CEO亚当?阿隆曾预测6月中旬会重新开放电影院。但业界对市场回暖的判断仍有争议。4月14日,迪士尼将原定于6月19日上映的皮克斯动画新作《心灵奇旅》延期至11月20日。

“疫情带来的打击是前所未有的。”在采访过程中,上述分析师反复表示。

天眼查提供给记者的数据显示,截至4月14日,我国今年以来共有3038家影院类企业注销或者吊销。其中仅在3月份,就有1030家影院类企业注销或者吊销。

“卖零食卖不过商超,直播带货是赔本赚吆喝,预售电影票收获也甚微,如今有影院已经改拍婚纱照了。毕竟房租成本是固定支出,没有收入的背景下,我们全员降薪,最高降幅35%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北方地区院线经理告诉记者,员工都很理解影院的困境,也非常配合卖货、降薪,“大家试图一起努力将损失降到最低”。

影院产能严重过剩

有影城经理向记者反映,6年前,自己在地级市开了一家小型电影院,但是过去几年间,万达、中影、博纳相继进入其所在的城市,“市里只有两个商圈,一共6家影院,方圆10里内有好几家同时开业。未来该如何是好?”

这只是全国影院下沉的缩影。中国电影市场经历了几年爆发增长后,小镇青年成了不可忽视的重要群体,于是头部院线品牌在三线以下城市跑马圈地。截至2019年底,全国银幕数量达到了69787块,全年新增银幕9708块。

2018年12月份,国家电影局印发《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,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“《意见》”),提出加快电影院建设发展五个举措,其中包括:通过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资助中西部地区(含国务院规定全面比照享受西部开发政策的地区)县城(县级市)新建(改扩建)影院,每家新建影院资助不超过30万元,每家改扩建影院不超过20万元。对位于“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”的县级城市影院的运营发展,给予每家10万元-15万元的资助。

《意见》指出,到2020年,全国加入城市电影院线的电影院银幕总数计划达到8万块以上。

但如今,或许该反思,中国市场真的需要这么多影院吗?

以山西省临汾市为例,一个标准的五线小城,影院数量多达36家,其中不乏万达、博纳、中影、横店等知名影投公司。一名当地的电影爱好者告诉记者:“淡季去看电影,几乎是包场。只要是工作日去看电影,场均人次就没有超过3个人的。”

影视行业资深观察员师烨东向记者表示,“过去几年中国的影院数和银幕数突飞猛进,速度远超票房增长幅度,但是回头来看,影院总量的增长并不理性,部分地区的增长甚至脱离了市场的实际需求。最近几年中国的影院平均盈利能力持续下滑,很多中小影院自身的经营状态也不太健康,平时没有消费者,春节几天的利润吃一年,其中不少影院甚至是在靠偷票房生活。可以预见,未来一段时间,一部分影院会被淘汰出局,一些区位好、设备好的则可能会被并购。总体来看,电影行业下游的集中度会进一步提升,这是利好行业长期发展的。”

上述券商分析师认为,“行业发展到现在已是本末倒置,(电影)内容跟不上,硬件海量投入也只是‘单腿走路’。没有内容支撑,就没有观众,电影院开的再多对整个市场而言也无济于事。依靠跑马圈地来赢得票房的年头已经过去,提高单影院和单银幕产出才是接下来行业要共同面对的问题。” 

 

中国品牌价值研究院新闻中心 责任编辑:eeoncc